墨暗

写同人的,画画的,墙头多,偶有设计作品,每周固定异坤,其他看三次不定时产粮

卤鸡腿呐?手绘扫描还是有点emmmm下次尝试换个绘画方式吧

【齐屠/轩意】误入齐屠

国际惯例ooc归我美好属于他们!


挂掉前老板的电话,屠小意松了口气,他以为做出这个决定很艰难,但事实上,处于本心说出一些话总是容易很多。

 

《昨日青空》比想像中要火,微博粉丝数也涨了不少,之前还有人因为他离开工作室而在底下掐架,现在倒只剩下夸赞,没那么多黑子在评论和私信里问了。

 

屠小意放下手里的数位板,摘下眼睛望向窗外,看惯了深圳这样满是霓虹灯的夜景,现在反而觉得兰溪有一种韵味,似乎心境和身体都跟着放松下来。

 

回复了几个约稿的邮件,屠小意将画板和颜料带上,突然想回母校看看了。

 

只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,但却克制不住地乱窜,等自己站在校门前,才恍如隔世——原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。

 

现在正好是周末,没什么人。学校明显被重新装修过,校门前的牌匾上的字气派极了,屠小意往里走,不出意外地被校警拦下了。

 

“叔叔,我是这所学校以前的学生,今天回来看看。”屠小意说着微微笑了一下,校警没变,只是头发白了些,却仍让他感到熟悉。

 

“登记一下吧,”校警指了指登记本,说道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么,都赶着今天来,刚刚有个穿制服的刚进去。”

 

屠小意愣了一下,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名字,随即失笑,应该不会这么巧吧?

 

事实上,真的可以这么巧。

 

齐景轩站在操场边,看这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在打篮球,手里领着外套,上衣口袋里挂着一幅墨镜,屠小意本来也不敢确定,只觉得背影很像,还没等他再细细打量,对方就突然转过头来。

 

齐景轩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屠小意,微微笑了一下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

“好久不见。”屠小意走过去,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毕竟很久没有联系了,那个时代的手机还没有普及,他自己都不知道换了几个手机号,现在还保持联系的也只有花生了。

 

“怎么突然回来?”

 

“就是,突然想,就来了。”

 

齐景轩轻笑一声:“我也是。”

 

两人看了会儿球。齐景轩突然道: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打过一次球?”

 

“当然,”屠小意点点头,笑;“你可是帅惨了,我还挨了一下。”

 

“对方也没有把球吃下去。”

 

“噗,你怎么还记得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

回忆起过去的那些趣事,感觉多年未见留下的隔阂少了一些,齐景轩看见屠小意还带着画具,问:“找地方写生?”

 

“啊,只是带着,看到有灵感的就会停下来画一画,到现在也没找到什么想画的地方。”

 

“那,去那里?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齐景轩抬眼示意屠小意:“我们三个登上过的高塔。”

 

说起这个,屠小意来了兴致,拉着齐景轩就走,齐景轩看着被对方握住的手腕,不知不觉勾起了嘴角。

 

路上还经过了他们一起喝过汽水的小卖部,顺便买了两瓶可乐,店主已经换了,好在可乐的配方没变。

 

“这次咱俩都挺默契啊。”屠小意和齐景轩碰了碰杯。

 

齐景轩不知可否,只是笑笑,似乎也想起了过去的事情。

 

高塔没人,屠小意一爬上去就舍不得闭上眼睛,将画具都拿出来摆好,就打算开始写生,齐景轩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儿,偷偷拿出手机拍了一张,发了个朋友圈。

 

【误入歧途】:十年。[图片]

 

屠小意没察觉出什么,画完之后拍了张照片发了个微博,转头就看见齐景轩站在另外一边看着远处的景色,叼着烟却没点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

其实齐景轩高中有时候也会这样。一个人想着什么事情。却不和别人说。

 

屠小意偷偷拿出速写版给对方画了个速写,没忍住又发了个微博,文案是:超级大帅哥。

 

“画完了?”

 

“嗯,回去吧。”

 

齐景轩将屠小意送回原来的家里,一路上谈论着这十年的经历,他觉得对方的经历也挺精彩的,现在也过得很好,刚当上了机长。

 

等到了家门口,屠小意才反应过来对方将他送回家了: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

“不麻烦。”已经到了该分别的时候,齐景轩像是有什么话想说,一直站着没动。

 

他没动屠小意也没动,过了许久,齐景轩才试探着问:“加个微信?”

 

屠小意笑得肚子都疼了:“你半天没说话就是想跟我说这个?”

 

“别笑了。”齐景轩看起来有些无奈。

 

屠小意一边打开手机调出微信二维码一边问:“那你怎么交女朋友呀?都不好意思找人要微信?”

 

“没有女朋友。”

 

“啊?”

 

“没有交过女朋友。”

 

对方认真的语气让屠小意愣了一下:“那是你不想找。你这条件多少人上赶着来呀。”

 

齐景轩换了个话题,问:“明天有时间吗?陪我回一趟乡下?”

 

“可以呀,我现在就是随便接点稿子,时间还挺充裕的。”

 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明天我来找你。”说完像是怕对方后悔似的,齐景轩道了别就走。

 

晚上屠小意想起对方要微信号的样子,觉得实在是有意思,拿出数位板画了个Q版红脸的面瘫小哥,发了个微博。

 

结果发现自己的评论底下居然有1000+的评论,全都是在舔那张速写的颜。

 

微微笑了笑,屠小意关好灯,有些期待明天的到来。

 

说实话,他现在还是很懵,觉得一切的发展太快,又是那么自然。

 

不过,这种感觉,还不赖。

 

2

 

这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安逸的小城市,变化有些大,道路休整了些,小诊所也多了几家,也是,十年,能改变的人和事物太多了,屠小意看了看身边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男人,今天的齐景轩没有穿昨天的那一身制服,而是换了简单的白T和黑色长裤,看起来似乎和十年前那个还有些青涩的少年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

哦,还长高了点。

 

“你这孩子,回来又不提前跟我说。”齐母原来住的那块地被政府收了回去,住进了新修的房子,齐母招呼屠小意做好,打发齐景轩去做饭。

 

齐母询问着屠小意的近况,本来他还有点拘束,但慢慢的也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,突然,齐母叹了口气:“你们都是好孩子,以后要常常联系呀。”

 

“这么多年,这是他第二次带同学来这里了。”

 

屠小意一惊,看着正在忙碌的齐景轩,突然有些......心疼。

 

“小意,阿姨拜托你,有什么事多照顾一下景轩,我总是不放心他,这些年他的话越来越少,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”

 

屠小意哽住了,突然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郑重地点头:“我会的。”

 

话了家常,齐景轩带着屠小意离开,一路上却有别于前一天的默契,无人说话,两人一前一后,影子拉得很长,时而靠近,时而分开。

 

齐景轩打破了沉默。

 

“你,还要走吗?”

 

屠小意反应了一下才知道对方说的是兰溪,摇头道:“短期内不会,我已经辞了工作室的工作,只想画自己想画的东西,而且当年让爷爷单独留在这里,现在要好好照顾他了。”

 

齐景轩点点头,这回换屠小意发问:“你,有什么心事吗?”

 

齐景轩停下脚步,望向屠小意。

 

莫名地,屠小意有些紧张,解释道:“是因为帅哥都是冰山面瘫吗?阿姨说你话越来越少了,所以,有点担心你。”我也有点。

 

“你不知道的好。”

 

听了这话,屠小意不知哪里生出些许不满的情绪,砖头道:“不说拉倒,谁稀罕。”

 

“说了你可能就不理我了。”

 

“怎么可能......?”

 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
“啊?”

 

“心事,我都说了,说出来你就不会理我了。”

 

屠小意瞪大了眼睛,转身跑着离开,留下齐景轩一人站在原地。

 

十年之前喜欢这个人,直到现在,当年是不敢想,现在是不甘愿放手。

 

都长大了,昨日已逝,他不想再去后悔什么。

 

3

整整三天没有联系。

 

屠小意单方面的。

 

齐景轩还是会发来消息问候,但屠小意都当作没看到,天天画稿子逃避现实。

 

不,我这是努力工作,才不是逃避现实!

 

“小意,吃饭啦。”

 

“来了!”

 

屠小意的爷爷今年也将要迈入八十的大关,整个人还是十分精神,屠小意离开那几年他似乎也乐得清闲,没事就和邻居下下棋,早晨约个太极,养生得很,兰溪是个养人的地方,八十岁的大爷没几根白发,看起来和六七十岁的差不了多少。

 

“小意,跟爷爷说,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?”

 

“啊?当,当然没有,只是最近赶稿子有点累吧,怎么了吗?”屠小意心里一紧,自己看起来很心事重重吗?

 

“你是我孙子,我还不知道你呀?”屠爷爷笑笑,指了指桌上的一袋水果:“一个叫什么,齐景轩的孩子送来的,和人家吵架了吧?好朋友没有隔夜的仇,和好吧。”

 

“咳、咳咳。”屠小意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做到这份上,这是,追上了?

 

有点雷。

 

“知道了爷爷,哎呀您别操心,一会儿我带您去散步吧。”屠小意应付着,胡乱扒饭,就想着要怎么说服齐景轩......停止他的追求行为。

 

“小意,爷爷不是个迂腐的人,不然也不会当初同意你去深圳做想做的事情,如果有喜欢的人就去吧,别在意旁人的眼光,爷爷永远是站在你这里的。”

 

屠小意连饭都忘了吃了,他已经惊到忘了吃饭。

 

他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。

 

当年的确是喜欢姚哲恬的,这个毋庸置疑,但在知道姚哲恬喜欢的是齐景轩之后,他就慢慢歇了心思,后来知道一直在鼓励和支持他的人是齐景轩之后,就对齐景轩,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,用一句话概括,大概就是友情以上,恋人未满。

 

直到三天前齐景轩告白,他却是想不出不接受、要去拒绝这个人的理由,他知道他可能从什么时候就已经沦陷了。

 

陪爷爷散步之后,屠小意打开微博,发现Q版那幅画下面,又有许多评论,还有问是不是男朋友的,脸上一燥,画了个面对告白纠结的自己,暗示读者能给个建议。

 

最先回复的,是名叫可乐汽水的ID,这个ID他很眼熟,算是他的大粉了吧,回复只有一个:“别让一切成昨日。”

 

像是触动到了什么,屠小意切换到微信,给齐景轩发了个消息:“介意上门查寝吗?”

 

4

这是屠小意第一次来到齐景轩住的地方,或者说,是齐景轩后来住的地方,个人也是工作原因,买了个公寓,不大,但一个人住绰绰有余。

 

“要不要吃点什么?”

 

“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

屠小意在屋子里乱走,指着相册问:“可以看吗?”

 

“当然。”

 

相册里是小时候的齐景轩,那时候还有和父母在一起的合照,慢慢的,只剩下和妈妈或者爸爸,脸上也渐渐失去笑容,变成现在这样的面瘫。屠小意翻着,有些心疼。

 

突然,他看到了自己的照片。

 

那个年代的相机也十分珍贵,他们四个人还一块儿嗨的时候,常常是齐景轩拍照。他没想到齐景轩会给他拍那么多照片。

 

“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过来?”

 

“总不会是正式拒绝我。”

 

“你怎么觉得不会?”

 

“那你会吗?”齐景轩笑。

 

“不会。”屠小意也笑。

 

齐景轩反应了好久才问:“那你是......答应了?”

 

“看你表现吧。”屠小意回答得含糊。

 

“试用期?”

 

“显而易见。”

 

齐景轩闭了闭眼睛,上前抱住那个人:“谢谢你。”

 

屠小意的心瞬间就软了,在开口之前,他其实还在犹豫,但现在看来,似乎没什么好犹豫的了。

 

“我有个秘密想告诉你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可乐汽水是我。”

 

久久反应过来的屠小意——

 

“试用期什么的见鬼吧!你被炒鱿鱼了!”


期末作业终于画完了TAT拍照纪念一下,(感觉如果不说没人会知道我画的是哪四个国家)好了我去背167页的复习ppt了(期末后再更文

【异坤】镜头之外

“坤坤,你这样不行啊。”朱正廷说道。

蔡徐坤停下手中写词的笔,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。

朱正廷终于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做“皇上不急太监急”,指着手机屏幕道:“我说你们真的没有在一起?你们刻意不营业成这样怎么还是爬到了CP榜第一?”

蔡徐坤凑上去看了一眼,不知道说什么好,其实他原来不是特别了解粉丝文化,只是觉得做好自己做的事情,让粉丝们看到自己的作品就好,但没想到粉丝中还有所谓的CP粉,营业和卖腐这一说。但是他现在也知道了,也了解到公司肯定会有一些安排,但真正让他开不了口的,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朱正廷的问题。

“真的没有在一起啦,你也知道之前粉丝有掐架,所以避一避好一些。”蔡徐坤说着,握着笔的手紧了紧。

当然没有在一起,那个傻子对所有人都是无条件地释放自己的暖气,怎么会在意到他的那些个小心思呢。

他喜欢王子异,很久了。

“其实我觉得你们正常相处就好了呀,你看我和JUSTIN,就挺自然地,粉丝圈子里也没出什么事,反而是你们,让我觉得只是表面看不出来,实际上暗潮汹涌的。”

蔡徐坤苦笑,没想到还有人会这么想,他们关系是很好,也很有默契,但顶多只能是朋友以上,恋人未满。

恋人未满。

 

很快就是快本之旅,每个人都很兴奋,虽然之前有人上过这个节目,但是也有的人并没有登上快本的舞台。照例和王子异坐在一起,蔡徐坤突然想起来朱正廷说过的事情,觉得他们两个是不是自然相处比较好,说不定粉丝们慢慢就习惯了?

在他们没有出道之前,其实有过一次争吵,就在从《Dream》组换到《听听我说的吧》组的时候。那时候蔡徐坤其实很不理解王子异为什么这么做,虽然他真的很佛,但佛不等于不争不抢不上进,他知道这个曲目是剩下四首歌里最适合王子异的,也希望能和他再次合作舞台,他们有默契,从《PPAP》开始,都是彼此最好的搭档,但是王子异却选择将机会让出来,他真的感到很不解。

然后就有了他们的第一次争吵。

其实说是争吵也不算,在其他人看来,这不能算是吵架,但是像他们这样关系要好又有默契的人来说,这样的情况实在太过少见。

“你为什么不留下来?你自己也最喜欢这一首歌不是吗?”蔡徐坤很生气,王子异知道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动加了滤镜,他总觉得蔡徐坤怎么看怎么可爱。

“秦奋挺喜欢这首歌的,只是再选择一次而已,这也算是上天安排吧。”

“别说那些有的没的,你这叫‘尽人事’而不是‘上天安排’。”

王子异沉默了,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坦白:“其实我有看到粉丝的一些评论......有你的也有我的。”

蔡徐坤一下子愣住了,随即他就想到了王子异看到的可能是什么,无非就是“wzy离我们坤坤远一点好吗”“wzy蹭人气”之类的话吧。

“挺多人说你不好的,镜头前还是少接触一点吧,没关系的,我那边的歌词我也背下来了,不用担心。”

王子异最后用抱了一下蔡徐坤,转身离开。

蔡徐坤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

大厂最不可能发生的事件TOP1——王子异和蔡徐坤冷战。

居然发生了??

一众吃瓜群众表示无法理解。

秦奋觉得是自己的原因,想主动去找蔡徐坤或者王子异说一下,结果两个人只说不是他的原因。这下谁都没办法了。

最后还是王子异忍不住了。

“坤坤,我们去吃饭吧?”

蔡徐坤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,去了食堂。

“你怎么都不理我了。”王子异小心翼翼道。

其实蔡徐坤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好,但是又觉得他这样莫名其妙突然和他拉开距离让他心里不痛快,本来只是说镜头前尽量少一些接触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王子异在镜头外也有一些回避他。

所以他干脆直接选择冷战。

“明明是你想不理我。”台湾腔还有点委屈。

王子异没有立刻回答,只说:“那我们和好吧。”

于是就和好了,关系反而比以前更好,可能是因为说开了不会因为粉丝就改变对彼此的态度。

珍视的人,总会给彼此和解的余地。

这次快本,主持老师们真的很尽心了,有一个游戏环节是会收集各个成员的手部照片放在大屏幕上,然后去猜是谁,谁猜到的多谁就能赢,惩罚不明。

彩排的时候会说,虽然不会让他们看拍到的照片,但很多成员都在观察彼此的手,想着怎么赢了这个游戏环节。

而正式录制当天却出了意外,原本准备好的图片放不出来,导演策划临时改了策略,蒙住八名成员的眼睛去摸其中一个人的手,猜到的人获胜。

在王子异摸到自己的手时,蔡徐坤其实挺紧张的,虽然两个人很熟悉,但这种亲密的举动却不曾做过。

没想到只是一两秒,王子异就猜出来了,何炅老师问是怎么猜出来的,王子异只是笑笑,说摸到了戒指。

蔡徐坤只想抑制住自己的心跳,那个戒指的确是两人互戴过的,但刚刚王子异明显只摸了他的掌心。

 

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就有些不对,只是两个人都不说。

这天朱正廷又要订外卖了,范丞丞赶紧拦下对方下单的手,去敲了王子异和蔡徐坤的房间,问他们要吃什么。

蔡徐坤摘下耳机,正想说话,就听见王子异说:“坤坤要上次那个辣子鸡饭,加辣,再加一份金针菇和凉菜。我就要鸡排拌饭吧,小菜要一份西兰花。”

范丞丞直接傻眼:“你咋知道他吃啥呀。”

“他确定一家店什么好吃之后就会一直点了,就这些吧。”王子异答道。

范丞丞看向蔡徐坤,结果也只是看到对方一脸理所当然地点点头。

好的,不就是狗粮吗,我吃,范丞丞想,所以你们什么时候公开。

 

下一场fan meeting上,问答环节变成了每个成员的一句话爆料。轮到蔡徐坤的时候,大屏幕显示的是“蔡徐坤喜欢撒娇”。

主持人问:“坤坤你觉得这个是谁爆料的?”

“子异吧......”蔡徐坤刚出口就觉得不对,这不就是变相承认自己喜欢和王子异撒娇了嘛?“我后悔了,应该是Justin吧。”

答案是王子异。

所有成员都用那种“你们给我收敛一点”和“看好戏”的表情看着他们两个。尤长靖赶紧出来打圆场:“其实坤坤挺喜欢撒娇的,对每个人都可以撒娇,但是当队长还有工作上,准备舞台的事情上都挺负责的,是个很有反差萌的人。”

事情就这样跳过,蔡徐坤却在担心今天脸上的妆是不是不够浓,红到耳朵脖子了怎么办。

 

快本之后回到宿舍,蔡徐坤刻意不去提及那个让人心率紊乱的环节,想洗洗就睡,没想到老实人王子异突然不按常理出牌。

“坤坤,今晚可以跟你一起睡吗。”

“哦,随便吧。”

床大也有一点不好,比如现在。

蔡徐坤背对着王子异,如果没有了解自己的心意,两个大男人躺在床上就是瞎扯淡就睡过去了,而他现在只能背对着王子异,装作睡着的样子。

“坤,睡了没。”

蔡徐坤没有说话。

“你从来不会右侧睡,别装了。”

蔡徐坤还是不说话。

“你是,讨厌我了吗?”

“??”蔡小葵终于竖起了耳朵。

“你知道了吧,我其实,很喜欢你,不是那种普通的兄弟间的喜欢。”

“!!”

“一开始以为只是把你当作弟弟一样,觉得你很努力,想要靠近你,因为家里一直是自己最小,也想要照顾别人,但是慢慢的,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?!”

“还记得《Dream》换组那次吗?不止是因为粉丝,还是因为觉得抱有这种心思的自己实在不堪,不敢面对你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这次是瞒不住了才想说的,我知道你的指围,知道你吃饭的口味,知道你睡觉的习惯,自然也知道你掌心的纹路。”

“.......”

“如果觉得恶心的话,就推开我吧。”接着就是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。

“呆子。”蔡徐坤转身,“明天跟我穿黑色T恤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

国际惯例ooc归我美好属于他们!熟悉我的都知道本人的风格是纪实文学了,这次加了自己的脑洞,最近正主甜过同人都没动力了哈哈哈哈。

顺便说一直都在看这几场的饭拍,觉得崽崽们都超棒越来越整齐了,大家肯定都会累的,但就像高考会熬夜拼命复习吧,毕竟这个团只剩下16个月了,大家都在努力做好自己的舞台,所以请大家给他们信心。最后,1K IS RIO。我会努力攒钱买演唱会的票的(

这周很忙不写文了(放上之前画的周锐,还是草稿流

草稿流,大概这辈子都懒得画成成稿了(为何是异坤同人图自找亮点,手绘线稿+板绘上色,这周大量ddl在身不更文了,反正正主够刚甜过同人(

【异坤】藏不住

国际惯例ooc归我,美好属于他们!身在上海因为贫穷而无法去见面会的我默默流泪,以下来自两天刷微博时数超过8小时的冰淇淋女孩的更新,说好的一周一更我赶上了(


1

如果有人问王子异,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,他会说:藏不住。

怎么藏得住呢。

好像周围人都是背景板,即使想起来场合不对,余光也忍不住往那个人的方向看去。即使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要克制,看到对方差点撞到楼梯,还是下意识伸手将人搂住。装作想吃糖走过去,只为了能离那个人更近一点。

所以justin知道了。

朱正廷知道了。

范丞丞知道了。

陈立农知道了。

林彦俊知道了。

小鬼知道了。

尤长靖知道了。

那还能怎么办呢,喜欢是藏不住的。

在被cue到和陈立农同居感受的时候,王子异忍不住想起来,这问题......不是早都问过了吗?

因为过敏,所以蔡徐坤只能一个人住,即使王子异真的很想照顾他,也只能妥协。

“陈立农......或者蔡徐坤。”

说完自己才反应过来,是不是暴露了什么。

住宿分配,还有,自己的心意。

那也没办法了,伸手将心尖上的人一捞,王子异想,今天是不是要分床睡了。

 

如果有人问蔡徐坤,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,他会说:藏不住。

怎么藏得住呢。

justin不止一次地说:“坤坤,我跟你说,冰淇淋女孩们都说我是异坤终身vvip,你们能不能让我少吃狗粮呀。”似是玩笑,但也像是暗示,你们太明显了。

怎么藏得住呢。

只有在这个人面前才能笑得最开心,忍不住像往常一样伸手拍背鼓励,被换到乒乓组开心的不行也要假装镇定,像平时一样默契地打起了球。编舞时,也私心想让对方离自己更近一点。

在对方被cue到最喜欢自己在《听听我说的吧》那一part的时候,蔡徐坤忍不住笑出来。

其实他早就知道对方最喜欢的一part是哪个,私下里不知道讨论了多少次。

“诶,子异,你最喜欢我哪个舞台呀?”

“都喜欢。”

“你这个,太敷衍,不行一定要选一个。”

“嗯......那还是《听听》吧。”

蔡徐坤很意外,这是他们俩唯一一次没有合作过的舞台,没想到子异会选择这一个。

“因为......平时总离你太近,总觉得你就在那里,伸手就可以碰到,没有一组看你表演才发现,你真的很耀眼,舞台之王不是随便说说的。”

脸上有些烧,热度似乎还蔓延到了耳朵。

“尤其是那一part,其实不想让别人看到,如果只能跳给我看就好了。”王子异跳了一遍,蔡徐坤哭笑不得,“他们都说你是大厂第一A,你跳比我好看。”

“那就跳给你看。”对方说着,眼睛里似乎有些什么东西。

仔细看,哦,原来是我,蔡徐坤想着,将手楼了上去。


2

陈立农觉得这不是两人间,这应该是三人间宿舍。

或者说,这其实是一人间宿舍。

自己的舍友要么是到隔壁的单人房串门,要么就是隔壁的大厂第一C来找衣服穿,所以这堵墙有什么用呢?

陈立农想,你们,真的可以更明显一点。

舞台上突然被cue的陈立农,其实心里很慌张。

他怕队长大人会生气,虽然在他看来,王子异真的很适合当男朋友,贴心又温柔,感觉自己似乎正在被宠爱着。

但他还有一句话没说,子异的温柔,99.99%其实都给了蔡徐坤,如果对成员像对妹妹的话,对蔡徐坤,大概就是对老婆的级别了。

所以你们,还是不要太明显了。

 

在王子异告白的那一刻,范丞丞心里第一想到的不是坐在台下的妈妈,而是坐在旁边的蔡徐坤。

被队长的枕边人当众告白了怎么办急在线等。

努力保持微笑,范丞丞倒是没太担心自己,他只是在想,今晚农农不能享受一个人睡一间房了的VIP待遇了。

 

狮子座看上的东西,你是想抢也抢不走的。

比如说,王子异的胸肌。

蔡徐坤给了个眼神给林彦俊自行体会,有些东西,只能想想了。

 

3

“王子异你是不是和坤坤学坏了开始撩人了vvv”

“所以ck内裤真的是故意露出来的吗!”

“A破天际我王哥。”

王子异看着微博底下的评论,哭笑不得,不得不说,很多时候,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,他的确是和坤坤学坏了。

他们说夫妻相指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越发相似。

无论是穿衣品位、习惯还是跳舞的力度,两个人都是越来越相似了。

是不是夫妻相不知道,王子异将蔡徐坤想要穿的衣服从行李箱里拿出来,能一直这么下去,也不错。

 

其实王子异很想问问蔡徐坤:你是觉得自己更可爱了还是更成熟了。

他是觉得更成熟了。

从那个邪魅男孩到现在的Nine percent队长。

不止是学习能力和舞台表现,L.A之旅,还能看到他的领导能力。

其实有时候也会想,是不是自己还做的不够,不能站在他旁边。

他也会羡慕陈立农和范丞丞,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蔡徐坤身边。

所以他才会在问到“有没有自己有而别人没有的特长”时,自己一时大脑短路,想不起来自己8年的breaking。

但还是很喜欢很喜欢,不想分开。

“坤坤,再帮我看看这个动作吧。”

想变得更优秀,离你更近一点。

 


【异坤】花路

ooc归我美好属于他们!最近失去糖分的bro们,来补充糖分吧v——来自一个熬夜到两点因为没有糖分而休克的冰淇淋女孩。

1.

蔡徐坤又过敏了。

王子异心疼地将药给蔡徐坤抹好,他一直觉得肥皂剧里的“爱你就要替你疼”十分夸张,但他现在的确恨不得过敏的人是自己。

“老毛病了,别皱眉啦。”蔡徐坤说着伸手戳了戳王子异皱起的眉头,养生boy那么健康大概是不会知道老毛病是个什么病。

这句话显然无法安慰到自己的男朋友。

王子异拉下蔡徐坤的手:“但是我会心疼。”

嗯,反而被男朋友撩了呢。蔡徐坤伸手捂住开始发烫的脸,不知道耳朵是不是也红了。

2

要怎么谈恋爱呢?

蔡徐坤问过妈妈这个问题。

“以结婚为目的地去谈。”蔡徐坤得到了妈妈的回答。

那么......可以和这个人结婚吗?蔡徐坤看着正在锻炼肌肉的王子异,忍不住神游。

可以和这个人结婚吗?

“可以呀。”还在纠结的蔡徐坤,突然冷不丁被吓了一跳。

抬头看,男朋友,不,准未婚夫、未来的另一半在笑:“可以呀,结婚吧。”

无名指被戒指套牢,怕是这辈子都逃不掉了。

 

2

蔡徐坤也很意外,700w粉丝会来得这么快,他还没有想好要给粉丝送什么福利。

无意中抱怨了一下,王子异忍不住道:“要不把头发颜色染回来?”

蔡徐坤看向他,王子异笑:“养生,染头发对身体不好,以后都别染了。”

蔡徐坤看看黑发的男朋友,这可以算是......情侣头吗?

蔡徐坤V:染个黑发当700万福利怎么样

蔡徐坤V:起床了吗【图片】

 

3

刚好赶上coachella音乐节,蔡徐坤一直想去,回头看向身后的人:“明天去音乐节好吗?”

王子异似乎没有睡醒,伸手撩了撩对方刚染的黑发:“好啊,看你,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。”

原本以为是两个人的独处,没想到其他成员也十分热忱,结果是全员都去了音乐节。

 

王子异刷着微博突然看见有粉丝评论:异坤不会是真的吧?

他已经知道所谓的cp、异坤都是什么了,在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,心里想着要不还是避嫌好了。

王子异的手机密码只有两个人知道,一个是他自己,另一个是蔡徐坤。

两个人本来就没什么秘密,刚好手机没电,蔡徐坤顺手想用王子异的手机登下微博,就看见那条怀疑两人关系的评论。

其实他们都有默契,虽然都不明说,一旦两个人的cp有太高的热度,都会不自觉的避嫌一段时间。

他懂他,他懂他。

那天晚上,王子异走在前面,蔡徐坤跟在后面玩着手机。

前者频频回头,后者完全不知道划着手机是在干什么。

所谓心不在焉,灵魂出窍,不过如此。

 

4

“子异,你快200w粉了,要准备什么福利?”蔡徐坤扒拉着手机,看着底下的评论,忍不住回头笑:“要不就像粉丝说的,我们两个合个照?”

王子异顺着蔡徐坤的手看过去,的确有不少粉丝要求他和坤坤同框,出乎意料的,王子异拒绝了:“坤,你知道的,不行。”

恋爱这种事怎么藏得住,眼神就是讯息,包括每一次余光看见的那个人,欺骗不了自己,也欺骗不了别人。

就因为这样,有很多人知道了他们的关系,家人、队友,还有粉丝,他们是idol,是公众人物,不能像普通情侣那样,手牵手漫步在梧桐树下,就算只是走在路上,也不敢像其他队员那样,勾肩搭背地走在路上,就怕别人看出什么。

蔡徐坤有些失落,道理他不是不知道,但谁愿意偷偷摸摸地谈恋爱呢。

 

5

小鬼是最早那批看出他和坤坤关系暧昧的人,就小鬼后来的说法就是:“你们在节目里那模样就差把‘我俩在谈恋爱’写在脸上了,我好多次都想跟你们说注意摄像头你们知道嘛?”。王子异找到小鬼:“bro,帮我个忙吧。”

小鬼耸耸肩,什么忙不必多说:“行吧,所以我是成为锐姐之后第二个最常出现在你俩之间的人了吗,之前音乐会被拿来证明同框,你们得给我交聘金。”

王子异无奈地笑笑:“没问题bro。”

 

6

小鬼真的是受够了。

他以为只是陪王子异出来拍个照片就完事,没想到正主不在也能吃狗粮。

“坤坤喜欢这个,买点回去吧?”

“等一下,我拍一下发给坤坤。”

“这个坤坤会喜欢吗?”

好了,我知道了,这个200w粉的福利不是给ISEE的,是给坤坤的。小鬼想着,将王子异拉上了海盗船。

 

7

“哥,你不会拉我出来拍照,不止是因为200w粉丝福利吧。”小鬼刷着手机,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

王子异喝水的动作一顿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小鬼指着“蔡徐坤合约案一审结束”和“XXL”的热搜问:“你这是为了转移网友的注意力吧。”

王子异并不否认:“所以快点你不考虑也发个微博吗?”

小鬼盯着自己233w的粉丝数,心想好嘛难怪找我,都等在这了:“那我们去坐过山车吧?”

“bro,不要这么刻薄。”

 

8

其实蔡徐坤的难过和苦恼他都懂,四个多月前才相识,但两个人像是认识了40年一样,对方什么样自己都一清二楚,他无法阻止他的坤不去看这些流言蜚语,不去胡思乱想,虽然坚强,但坤坤也是敏感的。

他只能用最迂回的方式表达他的担心,200w粉丝福利是给ISEE们的,而蔡徐坤不也是ISEE中的一员吗?

在最害怕的时候对大海说出了我爱你们。 

我爱你。

 

9

成名之后就是漫天的代言,第一款游戏的代言是《消除者联盟》。因为乐华七子最近行程问题,所以只有他们六个人来拍广告。

瞥见蔡徐坤带的是破洞的裤子,想起来对方昨天还说腿寒难受,忍不住道:“把裤子换下来吧,穿我的,一会回去腿又要难受了。”

“哦。”蔡徐坤顺从地换下了自己的裤子,子异的照顾对他来讲已经是习惯了,此时的两个人都还没意识到什么不对。

直到看见拍摄的海报和视频里的穿搭不一样,才后知后觉他俩似乎又暴露了什么。

 

10

BBT的舞台纯享放出来了。

蔡徐坤对着视频出神,感觉似乎回到了四个多月以前,第一次见到王子异的情景。

很稳,基本功很扎实,实力很强,蔡徐坤第一个记住的人就是王子异,大概是发型最特殊,大概是身形最高挑,蔡徐坤也不知道怎么的王子异就被他记住了,当时就想着,想跟这个人成为朋友,没想到最后会变成恋人,耳鬓厮磨。

他后来才看到剪辑之后的版本,心里为他不值,明明是A班的成员,镜头却那么少,而男孩本人也佛得不得了,只说没关系。

可是我想跟你一起出道。这句话蔡徐坤没说出来,但他心里一直在怕,怕最后自己身边没有他的身影。

采访时问他,印象深刻的人有哪些。

“BBT。”印象深刻,也最遗憾。

所幸最后还是出道了,忍不住将人拉过来抱住,为每一次佛系boy的退让,为佛系boy的每一次付出。还是和你在一起了,蔡徐坤有点想哭。

有你在,真好。

 

11

“boogie王子异。”每次介绍自己的时候,王子异都会做出招牌手势。

蔡徐坤看着,心想,他也想有个象征手势,情侣手势。

4.23蔡徐坤微博故事,手比了一个K。

背景音乐同王子异微博故事,congratulations.

People hate, say we changed but look we made it

黑子们看着我们改变,看着我们走向成功

Yeah, we made it

现在我们出人头地,扬眉吐气了

 

12

你还记得他们的首秀排名吗?

李希侃第一次投票排名99,卜凡原来在F班后破格加入到主题曲的录制中,范丞丞首秀rap忘词。

每个人都在改变,或变得更好,或离开舞台。

蔡徐坤在看到6号座位的时候,心里还很是感触,想想当初坐在前九的人,只剩下他和王子异了。

多好啊,他和我走到了最后。

蔡徐坤忍不住抱住正在给他配仙丹的王子异,将头埋在对方的脖颈间。

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想起大厂的事情了。”

明明没有透露一点讯息,但王子异莫名地明白到了蔡徐坤没有说出的话。

“坤,不要担心,我不会离开。”

期限是一辈子。

 

13

蔡徐坤从在大厂训练开始就注意很久了,王子异的卡地亚手镯,不是因为它昂贵的价格,而是因为,那是一款情侣手镯。

蔡徐坤不敢去问对方是不是有了女朋友,怕自己一厢情愿,直到后来在一起,他才又想起了这件事。

决赛的时候,他也知道了王子异的家人手上也会带卡地亚手镯,心想,这个大概跟是不是情侣手镯没有什么关系吧,可能只是觉得好看而已。

正想着,手腕上传来冰凉的触感,蔡徐坤转移视线,看到了王子异的手,和自己手腕上的卡地亚手镯。

“回家一趟就为了拿这个,好好保管,别丢了。”

“这是王家人的特制版定情信物,戴上了就别取下来了。”

心里的那一点点小心思烟消云散,蔡徐坤凑过去和王子异交换了一个舌吻。

知道了,我的男朋友。


说好的每周一更,这是这周的(

给唯音设计的两个logo,第一次用AI直接上手教程都不看很头秃了,本来想画异坤同人结果没画完,放两张旧图吧()其实觉得是容易想到的意象()可能有类似的()

【异坤】I can't stop loving you

        国际惯例ooc归我美好属于他们!

        1

        周锐是第一个发现蔡徐坤和王子异两个人关系不大对头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人人都说蔡徐坤是个情商高的大男孩,事实上,私底下的蔡徐坤可以说是十分可爱了,和谁关系都很好,但周锐就是觉得,他对王子异明显和其他人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直被大家调侃的,是蔡徐坤的台湾腔,实际上,有时候他也会说一些湖南话,但在很多时候都是在比较放松或者是累了的时候才会无意识说出来,但和王子异一起的时候就完全不会顾及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周锐也只是心里默默吐槽,结果这俩人变本加厉,让周锐不得不思考是否需要和王子异换个宿舍。
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卸妆水事件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后来都知道蔡徐坤的卸妆水用得很快,所以来不及补货的时候常常会借用其他练习生的。其中被借用最多的,就是王子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听起来似乎是十分正常的事情,但在周锐眼里实在是太不正常了,因为平时练习也有摄像头在拍,有的时候还要配合拍摄新番和福利,所以有的人会需要用到卸妆水,但是周锐没见过不化妆也硬是要去别的宿舍借化妆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肯定有问题,周锐心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周锐也没时间去想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,平时的训练任务也很繁重,再次让他觉得有问题的,是PPAP的舞台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除了半夜起床蹦迪之外还能这么放得开的蔡徐坤,无论是和王子异调侃还是一起训练,都让他觉得这两人太有默契,亲兄弟都没有这么亲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在那一次,周锐发现蔡徐坤和王子异开始互换自己的穿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是换了帽子,周锐还没太注意,后来有一次和蔡徐坤去洗衣房拿衣服的时候,瞥了一眼看见蔡徐坤拿了王子异的衣服,才诧异:“诶坤坤,你怎么拿了王子异的衣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我的衣服没干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那,那王子异穿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那我的衣服干了他再换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坤坤,我的意思是,你们俩怎么互换衣服了,你们真的不是一对吗?


        周锐面无表情地想,蔡徐坤你就迟钝着吧,到底是哪个IKUN说这货情商高的,坤坤怕是还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思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很多人眼里,蔡徐坤和王子异的互动虽然很甜,但很多人都说王子异对蔡徐坤是单箭头,事实上的确是王子异的情感更加外放,而且无孔不入。
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有一次是王子异应节目组来宿舍探班,刚巧蔡徐坤不在,周锐顺口道:“这货天天炼仙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蔡徐坤就收到了来自王子异同志的一套营养品和使用说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上吃......中午吃......晚上吃......我的天坤坤你这是找了个妈吧。”周锐心想这是找了个男朋友。


        蔡徐坤只是得意的笑,不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 2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发现蔡徐坤和王子异两个人不对头的,是朱正廷。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当过队长的人,所以总是关注队友的情况,很快就觉察出蔡徐坤和王子异之间互动太过自然,自然得像情侣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发现的有点晚,是在nine percent组合成立之后,集体去LA的时候发现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和justin关系很好,但也没有夸张到像他俩这个程度的,一个想要什么撒个娇,另一个就跑去买了;一个累了,另一个就帮忙按摩;一个困了,另一个的肩膀永远都在。


        朱正廷原来以为两个人只是关系好,直到他有一次九人一起搭车去训练的时候,他才觉得不正常。
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为了拍摄花絮,应主办方和节目的要求,几个人的座位是固定的,虽然现在没在节目录制中,但为了团结队伍,也不会经常是谁和谁关系好就要一起坐。但蔡徐坤就显得比较反常,每次都坚持和王子异坐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能他们是关系太好了,朱正廷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转过头就看见两个人短暂地接了个吻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里?我在做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朱正廷心情复杂,第一反应是想要知道粉丝们的看法,打开微博就点进了异坤的超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之前参加过别的节目,所以也知道所谓的cp是怎么一回事,结果一进超话就看见粉丝们在刷两个人的同款。


        朱正廷转头瞅了两人一眼,我的天,你们可以再明显一点吗??
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情不宜声张,朱正廷也没告诉其他成员,但是这种东西越扒越多,保不准就泄露出去了,所以晚上去两人宿舍走了一趟,正好王子异不在,朱正廷顺口一问:“诶,子异不在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他去帮我买薯片了,突然想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朱正廷噎了一下,接着道:“那个,坤坤啊,你那件Gucci的T恤让我穿下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蔡徐坤为难地说:“我有洁癖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朱正廷风中凌乱,有洁癖你还穿王子异的衣服!所以自己今天真的没有看走眼。朱正廷咳嗽两声,意有所指:“你不也和子异换衣服穿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听起来似乎是很正常的对话,但蔡徐坤明显意会了,伸出食指在唇前一竖:“因为穿衣风格相似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朱正廷叹了口气,也不打哑迷了:“低调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没两天,下班的时候就互换眼镜了。


        Ok,fine.你们接着撒狗粮吧。


        3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更多的人希望他和王子异离的远一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蔡徐坤并不去在意,他无比庆幸自己遇到了王子异,在节目录制的时候,因为是个人练习生,所以难免觉得孤独,能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真的很幸运。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组合成立,两个人确定了关系,终于有时间能看看他们100人在节目里的表现。越看越觉得自己眼神不对,自己原来那么早就喜欢子异了吗?尤其是在ppap的节目里,难怪周锐常常让他长点心,看来那时候就有人看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他也看见了王子异看他的眼神,心里一动,问:“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王子异抱住身边的人:“不知道,不知不觉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蔡徐坤放松地往王子异怀里一靠,道:“我也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蔡徐坤突然哼了一句:“I can't stop loving you.”


        王子异默契地将当时没唱完的歌接上:“I can't stop loving you.”
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什么时候开始动的情,现在在一起就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了说到做到,截图的真糖融进去了orz还有一篇可能晚点放上来,截图持续征集如果有新的就多更一篇,这里基本上每周一篇更新,图不定期看三次时间,小学生文笔多担待,【鞠躬】。